孙警官表示:“如果都到公安机关来报案,目前来说我们侦办起来非常困难,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被害人去工商部门报案了,你应该主动去纠正这个行为,但是他们往往是把这个(责任)推到别的部门去。”

李梓乘兴而去,败兴而归。他不会想到,在他走后,这家公司拿回了他支付给鉴定机构的大部分“鉴定费”,阿明随即也分到了4500元“提成”,而那个“感兴趣的买家”永远不会有。